生平简介



李政道(英文名Tsung Dao Lee, 发表文章时署名T. D. Lee, 中文拼音Li, Zheng Dao)美籍华裔物理学家,因他在宇称不守恒,李模型,KLN(Kinoshita-Lee-Nauenberg,木下-李-诺恩堡)定理,粒子物理,相对论性重离子碰撞(RHIC)物理,和非拓朴孤立子场论等闻名。1957年,时年31岁的李政道因发现弱相互作用下宇称不守恒定律共享诺贝尔物理学奖。这“是基本粒子领域中的重大发现”。

李政道1926年11月24日生于上海。他在上海中学时期的教育因日本入侵被迫中断,因此他没有得到中学文凭。尽管如此,在1943年,李政道以同等学历考入浙江大学(注)。当时的浙大因战争迁至贵州。入学不久,李政道在物理方面的天赋渐露锋芒。浙大的物理教授束星北,王淦昌等对李政道进行启蒙教育,使得他对物理学的兴趣迅速增加。之后在1944年,日本进一步入侵贵州又使他的学业中断。1945年秋,李政道转学考入昆明的西南联大,为大二的转学生。在那里他遇到了他的恩师吴大猷教授。在大学二年级末,因吴先生的推荐,李政道获得中国政府奖学金赴美攻读研究生。1946年,李政道进入芝加哥大学,并被费米(Enrico Fermi)教授挑选为他的博士生。在费米的指导下,李政道于1950年获得博士学位。

1953年,李政道加入哥伦比亚大学,为物理系助理教授。1956年任哥大正教授,是哥伦比亚大学建校200多年历史上最年轻的正教授。现在他是哥大全校级教授。他在哥大最初的工作是关于量子场论中的可解模型,现在被称之为李模型。不久,他的注意力转移到粒子物理,开始关注K介子之谜的进展。在1956年初,李政道意识到解决这个谜的关键在宇称不守恒。在他的建议下,第一个实验测量是由施泰因贝格尔(Steinberger)组进行的超子衰变实验。当时,这个实验的结果仅给出了宇称可能破坏的2个标准偏差。在这个可行性研究结果的激励下,李政道与包括杨振宁在内的其他同事对弱相互作用中P, T, C和CP可能的破坏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在吴健雄与她的合作者关于宇称不守恒的实验得到肯定的结果之后,李政道与杨振宁荣获了1957年诺贝尔物理奖。

1960年代初,李政道与他在哥大的同事开创了高能中微子物理的重要领域。这导致了1962年在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的署名的Lederman-Schwartz-Steinberger实验,这个实验揭示了存在着两种不同的中微子分别伴随电子与 介子。1964年李政道与诺恩堡分析了与零质量粒子相关的发散。他们描述了一种普适方法,这种方法被称为KLN定理。这个定理在QCD物理当今工作中一直起着重要作用,而且仍然是粒子物理的关键热点课题。1974到75年,李政道发表了题为“高密度下一种物质的新形态”系列文章。这些文章开创了RHIC物理的现代领域,至今仍统领整个高能核物理领域。

除了粒子物理外,李政道活跃于统计力学,天体物理,流体力学,多体系统,固体物理和格点QCD等领域。1983年李政道发表了题为“时间能否成为离散动力学变量?”的文章。这篇文章是李政道和他的合作者,用平移和转动变换的连续群下是严格不变的差分方程描述基本物理的一系列论文的开创篇。从1975年起,李政道与同事一起开创了非拓朴孤立子领域。之后在80年代和90年代他一直工作在这几个领域中,并致力于孤立子星和黑洞的研究。

1997年,李政道建立RIKEN-BNL研究中心,并兼职为中心主任。2004年,中心与李政道主持的哥伦比亚大学研究小组合作建成拾万亿次超级计算机。在理论研究方面,李政道与Friedberg发展了一系列解薛定谔方程新方法。这种方法获得长期没有能被解决的量子简并双壁位势中的收敛迭代解与其他瞬子问题解。近来,他们在发展另一新系列名为“时间子”(Timeon)的理论。在这里,李政道预测有一种新的,能够产生过去和将来之间差异的粒子,称之为“时间子”。

近年来,李政道将他的研究兴趣集中到所有的物质是怎么组成的这个最基本的物理问题上。我们现有的所有物质都是由12种基本粒子构成,6个夸克,6个轻子。它们又各分2族。每一族都是由具有相同电荷的三个粒子组成的。李政道的研究重点在探讨轻子内和夸克内的转换现象,而这种转换是由两个 3×3矩阵描述。李政道将这两个矩阵称为粒子物理的奠基石。



注:抗战时期,流浪学生颇有“证件流失”者,“同等学历”允许无证件的学生也能参加考试,但必需考分在5%最高成绩中。







2009年11月28日修订
中国高等科学技术中心, Copyright © 2009